小说吾爱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复空纪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章 乍暖

第五百三十章 乍暖

        “捉住啦!捉住啦!”

        见到女儿的小手在羊斟的手里,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份“成功”,一脸骄傲、欢笑的样子,鹿苑女虽然也在陪着笑,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会笑着笑着,想哭。

        “夫君!”

        鹿苑女嘱咐下人照顾好孩子,自己则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唤出。

        “咩事,夫人?”

        羊斟的兴致显然和儿女们一样的高,似乎还没有从“成功捉鹿”的成就感中脱出来,他把女儿从小马驹上抱下来,又替女儿把小裙子抚整平,轻轻拍了拍,这才直起身来,笑着应鹿苑女的话。

        “你,冇嘢吧?”

        鹿苑女第一次,有了紧张,说话需要选择“措辞”的感觉。

        “冇嘢!”

        羊斟走上前来,扶住鹿苑女的双肩,轻微小压了一压,给她一个安心。

        “但系,吾顶觉得你今日有咩唔妥呢?仔女好似从未如此俾你上心过,究竟有咩事发生咗?”

        鹿苑女指了指一旁的一双儿女,追问。

        “夫人多心啦!真系冇咩事,来,去眙下你哋玉像,待吾估下,今日你又俾佢着滴咩颜色哋衫,系唔系红色?吾父果件红色?”

        羊斟从没有对她的那件“真人版一比一”的青玉雕像有过像今天这样的兴致,今天甚至主动要去看,明明是他要求搬出自己的视野的?

        鹿苑女不明所以,将信将疑地跟上羊斟的步子,一边走,一边回答道:

        “唔系红色,夫君去着就知啦!”

        待转到屏风后,看到鹿苑女那尊婀娜的青玉雕像上,披着一件粉绿色的外氅时,羊斟把这件衣取了下来,又披在了鹿苑女身上,眼睛从玉像上转到她身上,来来回回两、三趟后,摇头说道:

        “仲还系夫人生人着此衫更靓啊!毕竟系鲜活、有生气嘅!活着,就系好!假的,就系假的,纵始美好,永远青春美姿,其实不过系一块哑巴石头,无心无肺,亦无情矣!”

        鹿苑女听到这“活”啊、“假”啊的,心里更是麻麻的,不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

        “夫君若喜欢,吾即换着此衫俾你眙!”

        鹿苑女刚想要转身躲到屏风后去换衫,突然被羊斟拦住,只见他把这件绿色衣服,交到鹿苑女手中,然后开始替她解起了腰间的衣带……

        “你?”

        鹿苑女被这番举动给吓住了,竟然呆若“玉雕”,一动也不能动似的,就任凭羊斟替她亲自宽衣、换衫……

        现在还是白天,是阳光正好的下午艳阳时间。

        鹿苑女的眼前,全是羊斟那久违了的涨红的脸,渴望的眼神,忽远忽近,迷离半睁着,还有下额的胡须,不断来回刷过她的眼睛、鼻子、双唇、脖颈、……

        那尊青玉“鹿苑女”进府以来,第一次“身上”什么也没有披,被下午斜射进来的阳光,照得更是肌理透明,一看,就是一块真正上品“好玉”,里面几乎没有什么瑕疵,像是第一次,因为太阳的照射,而突然间,有了生命!

        “门……未……关!?”

        鹿苑女几乎是艰难地说出这几个字。

        “毋……需……关!”

        羊斟也一字一顿地回答,配合着鹿苑女问话的节奏。

        “仔……仔……进……来……顶……算?”

        鹿苑女此时虽然已快失智了,却还牵挂着自己的孩子们。

        “顶……算?……你话顶?……算?!”

        羊斟突然眼大了双眼,那份迷离的表情,似乎只想把那个突然插进来的“儿女话题”扔到天边去。

        “就……算……算……算……”

        鹿苑女已经完全失智了,不能这把句问话回答完,她的魂,已冲破了这屋顶,飞上了九天一般。

        “啊!———”

        一声长吼,似乎带走了无限种疲惫、牵绊、拖累、不舍……

        羊斟的嘴唇盖在了鹿苑女的唇上,要不是鼻梁还有一些小小的高度差,鹿苑女的呼吸似乎都要被就此彻底被完全“隔断”了。

        “夫君,你快要压……死……吾……啦!”

        虽然她很喜欢这种感觉,但是这纤弱的身子,实在是架不住如此持续的重压。

        “喔———”

        羊斟一脸“无辜”的表情,从鹿苑女眼前消失了,阳光已经从“玉像鹿苑女”那边扫到了真人鹿苑女脸上了,蒸发升腾的热气,让这上空的空气气流被搅动着,变幻着七彩的灰尘,在面前,表演着“阳光与空气中微尘的共舞”。

        欣赏着这场“共舞”,羊斟与鹿苑女,靠近的两只手,十只相扣,不知道过了多久。

        突然,眼前的阳光突然也“扫过”不见了,眼前一黑。

        手中一松,鹿苑女感觉到自己的左手突然间空了。

        “夫君?”

        “喔,吾有些内急,去去先。”

        突然“尿遁”的羊斟只给鹿苑女留下了一个坚实的后背,一肩背的浓黑长发,尽数披下,被汗水浸湿的内里那一层,沾在了背上,与外层的厚发相互摩擦着,晃远了。

        感觉到了凉意,鹿苑女却不想找东西盖,因为她只觉得,如果保持着这个样子,刚才,还能给羊斟带来“如登九天”之感的姿势,等他回来看到了,肯定还会那样高兴的。

        但是,她还是她,姿势还是刚才的姿势;再回来的羊斟,却已不再是刚才那个满脸兴奋和爱意的羊斟了。

        “大日光天,仲不起身?似何体统!”

        羊斟沉着脸,自己已是穿戴好了一切,头发也扎束起来,挽结得工工整整,平安伯的冠也戴得周周正正。

        面对又恢复了“冷漠”、“苛刻”脸的羊斟,鹿苑女一把扯过旁边的被子,半坐身起,委屈得浑身颤抖,一半是因为“身冷”;另一半是因为“心冷”。

        鹿苑女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让他这“一来一回”,短短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有了完全两种不同的态度,对她!

        一旁的青玉雕像“鹿苑女”失去阳光的照射,终又恢复成了一块死气沉沉的漂亮石头,再也没有半分“仙气”,只是增添了这屋里,突然失去“热量”而带来的清冷感。

        wap.

        /130/130844/305310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