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吾爱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福晋在线阅读 - 第41章 是皇阿玛先点的头

第41章 是皇阿玛先点的头

        从西六宫去往慈宁宫,一路上越走越安静,这里几乎见不到什么人,换做别处只怕有些凄凉萧条。

        但慈宁宫里的一草一木,都被伺候的如同太皇太后在世时一样,方才德妃担心落叶是否有人扫,不过是随口说来,哄孩子跟她走的。

        “德妃娘娘吉祥、四福晋吉祥。”有慈宁宫的管事前来行礼,德妃和气地说,“我带四福晋来烧柱香,你们不必伺候,我们也不乱走。”

        如此,毓溪跟着额娘,虔诚地到佛堂请香拜佛。

        这里清净而安宁,能抚平俗世的浮躁,毓溪走出佛堂时,内心已经平和了许多。

        “毓溪,好些了吗?”

        “是,额娘,我又让您操心了。”

        德妃温和地笑道:“你是高门贵族的千金小姐,自小众星捧月,虽受严格的教养,要学规矩要念书,算不得自在潇洒。可身边的人到底是顺着你哄着你,如今长大了,自己出来闯,一时半刻听不得冷嘲热讽的言语,这是人之常情。”

        毓溪垂下眼帘:“可也不能,总过不去……”

        德妃笑道:“方才我若不在,你也就换条路出宫去,兴许没出紫禁城就忘了,宜妃说自家儿媳妇,不与你相干,也并不知道你经过。偏偏额娘在呢,你心里有了依靠,就把什么情绪都摆到脸上来了,是不是。”

        毓溪赧然含笑,轻声道:“像是这样。”

        德妃说道:“额娘还在布贵人身边当宫女时,钟粹宫有个很恶毒的老嬷嬷,终日骂我们打我们,布贵人性情柔弱且年轻,降服不住那嬷嬷,就只能我们受委屈。”

        “额娘……”

        “想来胤禛常对你说,额娘不在乎外人的话,可我怎么会不在乎呢,只是年少时就听尽了恶言冷语,看遍了世态炎凉,人嘛,不过如此。我没有通天的本事,更没有海量的胸怀,我只不愿用他人的恶意,来折磨自己,不值得。”

        毓溪眼圈泛红,小声嗫嚅:“额娘,不是宜妃娘娘对五福晋说那些话惹我伤心,我是羡慕大福晋,羡慕大阿哥对她一心一意,羡慕他们夫妻。”

        “傻孩子……”德妃忍俊不禁。

        毓溪坦率地说:“倘若家里只有我和胤禛就好了,可之所以会有她们,还是因为我不能有孩子,所以我才更难过。”

        德妃爱怜地说:“会好的,好孩子,一切都会好的。”

        毓溪深吸一口气,用力点头:“我听额娘的。”

        婆媳俩彼此安慰,之后离了慈宁宫,德妃又亲自送儿媳妇出门,却在神武门下见到匆匆忙忙赶来的三福晋,但她已经往东六宫的方向去,并没看见毓溪一行。

        “额娘,是荣妃娘娘把三福晋叫来的吗?”

        “兴许吧,也可能是她自己被什么耽误了。”

        说起来,方才德妃以毓溪为借口解释为何晚到来道贺,是婆媳俩进门前就说好,毓溪更是特地换了婆婆年轻时的宫袍。

        她向来行止有礼,岂能与端茶的宫女撞满怀,之所以来晚了,还真是太后交代德妃办事,而母亲不愿张扬。

        这会子,三福晋为什么晚来,不得而知,可荣妃必定又要头疼一场,德妃便说要早些回永和宫,等下荣妃又该找她念叨自家儿媳妇了。

        目送婆婆离去,毓溪照着规矩出了神武门,登车前,见到三阿哥家的车马,又大又华丽,不是内务府统一给皇子置办的,像是自家另买的。

        “三福晋娘家送去的。”青莲猜到四福晋好奇什么,上车后说道,“前阵子刚给买的新马车,还送了三匹马,连喂马的草料,都时不时往三阿哥府里送。”

        毓溪笑道:“娘家待女儿女婿好,本是好事,但三福晋这般张扬,回头叫人眼热,到皇上跟前参一本,如何使得。”

        青莲欣慰自家福晋的谨慎,又叹三阿哥家:“荣妃娘娘是这宫里年资最长的妃子,多年来,连三位皇后都对她礼敬有加,且为人低调内敛、恪守本分,二公主和三阿哥都被教养的极好。谁想到,来了个儿媳妇,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霸道主儿,您说这世上的事,可真真难料。”

        毓溪心中思量,从大福晋、太子妃,到三福晋、五福晋,还有即将进门的七福晋、八福晋,她不自觉地念道:“我真的只是皇额娘选的吗?”

        青莲没听清楚,问道:“您说什么?”

        毓溪笑道:“所有人都说,我是皇额娘选的,可我觉着,还是皇阿玛先点的头。”

        青莲不禁笑起来:“恕奴婢僭越,偶尔听福晋说几句这样的话,就心疼您到底还小,还是个孩子。”

        毓溪有些不好意思了:“这话听着很傻?”

        青莲道:“自然是皇上点头,皇后娘娘才能选的您,可那会子您还小,性情才能都未可知,要紧的还是家世出身,您说呢?”

        “还有好模样。”

        “是是是……”

        主仆俩都笑了,车马一路往家去,但就这几句话,毓溪想通了一件事。

        皇阿哥们的一切,果然都在万岁手里捏着呢。

        今日对外说太后选的七福晋、八福晋,明明是皇帝早就选定了的,还不是随随便便选的,从长子到底下的小儿子们,每一个人的个性能耐,皇阿玛都看得透透的,并在他对每个儿子的期盼之下,为他们选了妻子。

        毓溪不敢想,皇额娘的“野心”是否也曾得到皇阿玛点头,这样的话说一个字都是谋逆不忠的大罪,可他们夫妻既然切切实实听皇额娘说了,那么,只要胤禛有想去争的那一日,她会坚定地陪丈夫把这条路走下去。

        这天夜里,胤禛回家后,小两口逗了会儿念佟,就对坐用晚膳。

        说起宫里的事,毓溪感慨宜妃娘娘的脾气,她实在是佩服的。

        胤禛却笑道:“其实宫里头,还真要有这么一位娘娘,额娘她们半辈子都在紫禁城里,皇城再大,走来走去始终在高墙之下,日子枯燥得很。能有宜妃娘娘这么鲜亮显眼的人,瞧着也有生气不是,娘娘们有她们的活法。”

        偏是这时候,下人在门外禀告,说是宋格格病了,正发热。

        毓溪看向丈夫,胤禛已经皱眉,毫不犹豫地说:“我们家不需要那样的人,我也不是太医,我去做什么?”

        毓溪无奈地一笑,吩咐道:“告诉宋格格,安心养身体,她正病着,照规矩四阿哥不得前去探视,等她好了,四阿哥再去瞧她。”

        胤禛却拦下道:“把‘照规矩’这句免了,就说等她好了我再去。”

        毓溪才想起来,她自己头疼脑热的时候,胤禛向来衣不解带地陪在身边,规矩是有,可他从不在乎。

        wap.

        /91/91784/20212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