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吾爱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福晋在线阅读 - 第27章 辛苦危难都是女子在承受

第27章 辛苦危难都是女子在承受

        那日午后,胤禛和毓溪躲不过半刻清静,孩子们很快就睡醒了。

        小家伙们睡醒了,便仿佛不曾累过,胤禛带着他们射箭骑马,温宪自然要和弟弟们一样,毓溪带着小宸儿在边上看,也没歇着。

        如此直到夜里,兄妹四个都睡了,阿哥府才静下来。

        回到卧房,毓溪和胤禛各自坐在榻上发懵,一整天围着孩子们转,管他们吃管他们喝,分明热热闹闹的一天,可这会儿夫妻俩,脑袋里一片空白。

        “头可疼,我给你揉揉。”

        “你动也不想动吧,假惺惺的。”

        毓溪含笑看着丈夫,平日里胤禛都是先做再说,怎么会问了半天,都不带挪动。

        胤禛也不撑着了,仰面躺下,舒展浑身筋骨,吃力地说:“这样的日子,额娘天天过,不知他们每天如何花言巧语哄额娘高兴,但方才十四对我说,咱们家比畅春园好玩,我就觉得什么都值了。”

        毓溪也歪下了,侧身枕着脑袋,问道:“如此,你会可惜吗,也许我们要好多年后,才能有这样的光景,儿女绕膝,终日里吵吵闹闹。”

        胤禛毫不犹豫地说:“可惜什么,这样的日子晚些来才好,我还有很多书要念,还有好些本事要学,自己的事都还糊里糊涂,养孩子如何将他们养明白?”

        “可是……”

        “什么?”

        毓溪说:“真有一日,咱们家也人丁兴旺,你也不会管、不会教,就像皇阿玛那样。”

        胤禛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没底气地应了声:“怎么会呢?”

        毓溪道:“皇阿玛就是如此,你们觉着皇阿玛亲近,那是因为皇阿玛疼爱额娘,他有那么多的孩子,都能记得过来吗?”

        胤禛嗔道:“你太小看皇阿玛,但凡入过他的眼,哪怕是国境上的守门人,他都能记得人家,我们这些儿女,皇阿玛岂能记不清楚?”

        毓溪轻轻叹:“你没懂我的意思。”

        胤禛耐心地说:“我好好听着,你慢慢说。”

        毓溪坐起来,看着丈夫道:“今日你奉旨带弟妹们来玩耍,不得不管他们吃管他们喝,可将来咱们的孩子,自然有人管有人养,根本不要你花心思。也就朝务得闲时,问几句功课罢了,和皇阿玛一样。“

        胤禛不大服气地说:“你怎么就知道我不管?”

        毓溪说:“你管得过来吗?”

        “那你的意思是?”

        “我不知道皇阿玛为何有今日这一出,但我见到的,是将来家中若儿女齐全,孩子们吵吵闹闹挺好的。”

        “你……”

        “我又来了是不是?”毓溪并不难过,淡定地说,“我是想,过些日子她们安生了,你就常常过去吧,如此我们儿女有望,她们心里也好受,不必背地里恨我。”

        胤禛毫不客气地翻身背对着妻子:“我不愿家中吵闹。”

        毓溪垂下眼帘,说道:“你以为,你想热闹,就能热闹的起来?”

        胤禛心底一颤,知道戳中了妻子的痛处,毓溪她很可能无法生养,同样的,李氏、宋氏她们十月怀胎,也未必能平安生下孩子,原本所有的辛苦危难都是女子在承受,他却不情不愿,有多累着他似的。

        “你生气了?”

        “我可不敢生皇阿哥的气。”

        胤禛赶紧爬起来,绕到妻子这边,将毓溪揽入怀里。

        “身上酸痛,你别拉扯我。”

        “好生给你揉揉,今日我家福晋,实在辛苦了。”

        可毓溪也心疼丈夫,只让依偎着不让动,软绵绵地说:“咱们就这样好好的,别动弹了。”

        胤禛笑道:“你看,若真是儿女齐全,满屋子闹腾,日日如此,你这身子骨承受得起?”

        毓溪说:“难得来哥哥家,还不用被规矩约束,他们才撒欢的,都是正正经经的皇子公主,什么规矩没学过。将来我们的小阿哥小格格,自然也会学规矩,难道四阿哥是成日疯玩撒泼着长大的?”

        胤禛嗔道:“我说不过你,好,我听福晋的话,你看我昨晚不就在西苑,虽然、虽然只是睡了个觉。”

        毓溪笑了,柔弱的身躯笑得直打颤,胤禛觉得好没面子,伸手挠她痒痒,怀里的人才老老实实求饶,说好听的话哄他。

        这一晚,胤禛和毓溪也睡得踏实,隔天要赶着书房上课的时辰将十三十四送回去,天不亮都起来了。

        临出门,胤禵是最不情愿的,居然眼泪汪汪地要哭,想要永远住在四哥家里。

        十三早就上了车,胤禵还拉着四嫂嫂的手不肯放开,温宪从身后过来,十四乍见姐姐,先是吓得一哆嗦,但立刻又硬气起来,随时准备和姐姐干架。

        “走吧,姐姐抱你上车,过几日我求皇祖母下旨,咱们去五哥家再玩两天,五哥家也好玩。”温宪居然好脾气地哄着弟弟,“你不是也很想去瞧瞧五哥家什么样的。”

        姐姐居然不骂人,胤禵都觉得新鲜,还在发愣,就被温宪牵了手,送到马车下,和青莲一起把小家伙抱上了车。

        “多谢四嫂嫂招待,四嫂嫂辛苦了。”温宪礼仪周正地向嫂嫂道谢,还没上车的小宸儿,也一道跟着行礼。

        胤禛心里高兴,嘴上嫌弃,催促着丫头们赶紧上车,之后与毓溪相视一笑,便亲自送他们回宫。

        算上帝妃派来的侍卫,前后三四十个人护驾,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穿过街巷往皇宫去,想不招摇也不成,很快宫里宫外都知道,永和宫的儿女们,昨日全聚在四阿哥府。

        兄弟俩回到上书房,十一阿哥、十二阿哥就围着他们问好些话,胤禵得意起来,就说过些日子还要去五哥家做客,十一阿哥就不高兴了,毕竟他才是和五阿哥一母同胞的兄弟,怎么从没说要招待他去。

        这一边课堂上,八阿哥正默默背诵新学的文章,七阿哥一瘸一拐地跑进来,说道:“胤禩,那头打起来,胤禌和胤禵打起来了。”

        八阿哥立刻放下书本,往弟弟们的课堂奔来,进门就见十四骑在十一的身上,明明年纪小、个头也小,一条胳膊还受了伤,居然将他的哥哥压在地上打。

        “胤裪、胤祥,还不把十四拉开?”胤禩命令道,“在书房里打架,如何使得?”

        胤祥不服气:“是十一哥先动手。”

        胤裪也补充道:“八哥,是十一哥先打胤祥,胤禵才动手的。”

        wap.

        /91/91784/202126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