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吾爱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福晋在线阅读 - 第9章 额娘,我不甘心

第9章 额娘,我不甘心

        畅春园地界开阔,好半天才遇上前来迎接的环春,妯娌二人被引至瑞景轩,可爱的七公主早已欢喜地等在门前。

        “总算把嫂嫂盼来,四嫂嫂、五嫂嫂,今日你们住下可好?”小宸儿一左一右挽了嫂嫂们,亲昵地撒着娇,一同往母亲屋子里来。

        公主在娘亲面前自在不拘束,毓溪和五福晋当儿媳妇的可不敢,何况五福晋还另隔了一层肚皮,二人皆端着规矩礼数,恭恭敬敬地向德妃行礼。

        小宸儿央求母亲,能否留下嫂嫂们住一晚,德妃一面命孩子们起身赐座,一面安抚闺女:“都是一家之主,阿哥府里好些事等着她们处置,哪里像你们姐妹,终日无忧无虑。”

        七公主性情温雅,虽也有小孩子气,但额娘说不行的事,她不会死缠烂打,高高兴兴去张罗茶水,年纪虽小,待客之道也十分周全讲究。

        不多会儿,公主在环春的示意下,知道母亲有话与嫂嫂们说,乖巧地去院子里逗她的小狗。

        女儿离开后,德妃便开门见山地提点了五福晋,该如何缓解太后与宜妃的矛盾。

        毓溪坐在一旁,最先在话里引出这事儿后,就不再多言语,只安静地看着额娘开解弟妹。

        他他拉氏是个分得清好赖话的,胤祺终究是宜妃的儿子,将来太后不在了,母子婆媳之间往日的矛盾,都会被当旧账翻出来,她得为了长远考虑。

        如此坐了半个多时辰,把事情都说明白后,五福晋便谢恩告退,毓溪送她到瑞景轩外,一转身,小宸儿就更亲昵地扑上来。

        “四嫂嫂,你身子可好了,照顾念佟很辛苦是不是。”娇滴滴的小公主,无比憧憬地望着嫂嫂,“我也想去看念佟,园子里好冷清。”

        毓溪笑道:“不如今日,跟嫂嫂回家去?”

        小宸儿却摇了摇头:“皇阿玛好忙,我也不在,额娘就更没人陪她玩。”

        毓溪摸了摸妹妹的脑袋,不愧是永和宫的儿女,与她哥哥一模一样,最是体贴身边人的。

        只见德妃穿戴齐整地出门来,吩咐女儿道:“快去换了衣裳,四嫂嫂难得进园子,我们带嫂嫂去逛一逛。”

        小宸儿欢喜地答应,拉着奶娘就去更衣,这头环春已捧来四福晋的风衣,为她细心裹上,婆媳俩先出了门,自然还有话说。

        “我本不该搀和宜妃屋子里的事,五阿哥还是她的长子。“德妃问儿媳妇,”你心里也犯嘀咕了吧?“

        毓溪坦言:“媳妇猜到了额娘的用意,来的路上试探过弟妹后,才敢当着您的面提起,额娘这头我若猜错了,不怕什么,但五福晋的心思,总要先弄明白。”

        “做得很好。”德妃不吝啬夸赞儿媳妇,笑道,“胤禛必定要奇怪,我为何插手别人家的事,但五阿哥一家子对于额娘而言是外人,在你们皇阿玛跟前,那是最亲的亲人,是他的妃嫔、他的儿子,皇太后更是他的嫡母。”

        “是……”

        “额娘既不是为了太后,也不是为了宜妃,一切是为了你们皇阿玛。”

        毓溪索性都问明白:“是皇阿玛授意您出面的吗?”

        德妃含笑摇头:“朝廷那么多的事,皇上哪里忙得过来,但作为儿子、丈夫和父亲,他不能不管,额娘就主动为他分忧了。”

        毓溪稍稍停下了脚步,远处也有小宸儿的呼唤,像是要等一等妹妹,但德妃看着儿媳妇,知道她有话要说。

        “额娘,我很喜爱念佟,常常忘了她不是我生的。”毓溪不自觉地捏紧了双拳,“虽然我不甘心,我不服气,可事实如此,李氏宋氏她们能,我不能。”

        “毓溪啊……”

        “她们若再得小阿哥,我也会视如己出。”毓溪眼眶湿润,再次道,“额娘,我不甘心,可我在乎胤禛,我也会照顾好他的孩子,如同您在乎皇阿玛一样。”

        德妃挽起儿媳妇的手,怜爱的捂在掌心里。

        旁人总说,四阿哥福晋是佟皇后在世时亲自选的,就是为了在德妃眼睛里插棒槌,哪怕如今佟皇后驾鹤西去了,乌拉那拉氏也必定以中宫儿媳妇自居,时时刻刻替佟皇后膈应活着的德妃。

        然而两宫不和的传言,不知是谁散播出去,又或是人之常情,大家想当然地认为被抢了孩子的女人,必定与夺了孩子的水火不容。

        可是毓溪明白,胤禛是有福之人,世上有两位母亲将他视若生命般珍贵,彼此为了孩子,什么恩怨矛盾都可化解。

        当年德妃放手的彻彻底底,佟皇后在世时,也从未对她挑唆过亲婆媳之间的关系,她才会安心对婆婆说一句“我不甘心”。

        这一切,外人都不知晓,德妃不稀罕别人的赞赏与肯定,她只疼惜眼前聪明懂事,却因自幼体弱,很可能一辈子都怀不上的儿媳妇。

        “毓溪啊,你是皇后娘娘赐给胤禛的福气。”德妃温柔地说,“胤禛有了你,额娘什么都放心。”

        “我知道……”毓溪禁不住更咽。

        “除此之外。”德妃语重心长地说,“身为女子,不是婆婆也不是娘娘,同为女子,愿与生俱来的高贵和聪明,能让你活得明白些、洒脱些,千万别辜负了自己。”

        毓溪怔怔地望着婆婆,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有人对她说这些话。

        “额娘,四嫂嫂!”不远处,小宸儿牵着她的狗子飞奔而来。

        “金枝玉叶的公主,又如何呢。”德妃轻声的一句,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儿媳妇说。

        这句话,毓溪在回程路上想了好半天,直到回家净手更衣,再次抱起软乎乎的念佟,堪堪百日的母女情分,半天不见就如此惦记,再想到将来念佟若成了公主,逃不过远嫁的命运,满心不舍下,突然就明白了婆婆白天说的话。

        自然,念佟如何才能成为公主,就要看她阿玛的前程,而这些话,一个字都不能在人前提起,哪怕是对着胤禛也要谨慎。

        暖阁里,毓溪哄着孩子,屋外头,青莲正冷脸听她的亲信禀告家里的事,再三问清楚后,才掀了帘子进来。

        “怎么了,瞧你不高兴。”毓溪问道,“哪个丫头惹你生气了?”

        “福晋,您出门半天,家里怪热闹的。”青莲的确不高兴,严肃地说,“听说四阿哥送咱们到园子后,回城里办差,午膳是到家里用的。”

        毓溪轻轻拍哄念佟,将她背过去看不到青莲的脸色,淡定从容地问:“她们到跟前伺候了?”

        青莲点头:“侧福晋先过来的,宋格格跟着就到了,但是……”

        毓溪满不在乎:“有话就说吧。”

        青莲说:“不知哪位得罪了四阿哥,闹得不欢而散,听说四阿哥还当众训斥了宋格格。”

        wap.

        /91/91784/202125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