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吾爱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时代之巅周不器在线阅读 - 第129章 太能吹了

第129章 太能吹了

        “什么?拒绝了?”

        张一明睁大眼球,表示不敢相信。

        竟然拒绝了idg的投资?

        校内网这是想干什么?

        单打独斗吗?

        别扯了!

        晚饭吃的是火锅,一共有周不器、郭鹏飞、吴寒清和张一明四人。

        郭鹏飞一挥手,满不在意的道:“他们出价太低,没劲!”

        “低?多少啊?”张一明有点不甘心,也有点心疼。

        郭鹏飞冷哼道:“上次谈,他们估价100万美元,这次高了点,才150万美元,这不闹的么?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张一明两眼一翻,几乎晕倒过去。

        这都什么啊?

        校内网的人都这么狂了吗?

        周不器如此,郭鹏飞也是这样。

        没办法,张一明就问吴寒清,“你呢?”

        “我?我怎么了?”吴寒清一脸讶异。

        “你就没什么想法?”

        “没有。”

        吴寒清摇了摇头,神色平静。

        他是个执着的技术控,而且是专注于安全领域的技术控,对融资、财务、营销等其他方面都不感兴趣。

        再加上近期他和徐百卉打的火热,阿里的面试邀请都拒绝了,哪有心情关注什么idg?先轰轰烈烈的谈场恋爱再说吧。

        “好吧。”

        张一明抽了抽嘴角,感觉首都和津门果然是两个世界。

        可是,真的要拒绝idg吗?

        即便不缺钱,也太不靠谱。

        如果融资了,idg肯定要派人过来,审查一下财务,并对战略决策作出一些指导性意见,这样不好吗?这毕竟是个大学生团队,经验很欠缺。

        周不器对张一明很看重,就决定拿出点干货,让他心悦诚服。

        否则这样的大牛,根本降服不住。

        “关于idg融资的事,他们估值太低,这是一方面,还有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校内网有自己的战略规划,不能被人牵着鼻子走。idg忽然冒出来,要对校内网进行融资,你以为他们心思就单纯了?”

        “嗯?什么意思?”

        “5q地带网,你们都用过吗?”

        “当然。”

        郭鹏飞吴寒清张一明都点了点头。

        5q网,太有名了。

        这家网站创立于2003年,是华中科大的两个大四学生搞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服务于广大的大学生群体。

        没错!

        网站宗旨,和校内网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校内网的入局点是社交,5q网的入局点是****,也就是点对点下载。

        教育网是内部网,而且不论是教学视频还是各类文献,如果是用户教学、学习使用,是可以免版权的,这就给了教育体内部的****提供了最大的便利。

        一经推出,立刻风靡全国。

        5q网很巧妙的找到了这个突破口,一举成功!

        ****,也因此成了今年的网络热词。

        很多学校看着眼红,也都纷纷模仿5q网,推出了本校的****网站,可都缺点多多,难以跟5q网相提并论。

        随着官方的背书,5q网成了教育体系内唯一的与诸多高校校园网连通的下载网站。

        比电信、网通之类的下载快多了。

        现在,5q网的注册用户已经超过600万,日活独立ip超过50万,体量几乎是校内网的20倍!

        形势蒸蒸日上。

        张一明道:“同样都是面向大学生群体的网站,5q网算是校内网的最大竞争对手了。”

        “竞争对手?”周不器一脸好笑的样子,“就凭几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张一明抽了抽嘴角。

        心中就想大喊一句,你有什么资格嘲笑人家?

        5q的三个创始人刚刚大学毕业不假,可人家毕竟也毕业了,是全职。你呢?你只是一个在校大一学生!

        周不器摆摆手,神色平淡的道:“5q网的体量太大了,这给他们造成了太大的运营压力,虽说他们签了三家广告商,但那点广告费,根本不够运营这么大一家网站。”

        吴寒清道:“的确,我听说5q的员工就五个?除了三个创始人是全职外,其他的都是在校大学生兼职,运营的很惨淡。”

        “没错。”

        周不器点点头,肯定了他的说法,“为了解决这个问题,5q网开始寻找新的盈利模式,正在转型,借助庞大的大学生用群体,推出了校园博客,打算走社交路线了。”

        “是吗?嗯,博客现在挺火的。”

        吴寒清点了点头。

        郭鹏飞撇撇嘴,很不屑的道:“没劲!都是模仿老美的,就不能有一点自己的创意吗?5q网推出的****,我还挺喜欢的,没想到一转型,就落俗了。”

        美国那边myspace如日中天,导致国内也有一大批的博客类网站应运而生。

        其中,最大的当属中国博客网。

        张一明暗暗摇头,觉得郭鹏飞这番话说的太硬。

        模仿怎么了?

        搜狐、网易、当当、淘宝、企鹅、天涯哪个不是模仿?

        能模仿成功,那已经很牛了。

        周不器淡淡的道:“5q网背靠校园,只要战略不出现重大失误,将会成为博客网的最大竞争对手。而博客网,刚刚拿到了idg的融资,被寄予厚望,想要打造国内的myspace。所以,你明白idg为什么要急急忙忙的给校内网融资了吗?”

        “啊?”

        张一明反应过来。

        郭鹏飞也不吃了,猛然抬头,愕然看他。

        这背后还有这层说道呢?

        吴寒清失声道:“不会吧?idg是想推动校内网和5q网打架?从而让博客网得到更大的发展?这是鹬蚌相争的手段啊!”

        “这是肯定的,博客类论坛才是当下全球最热门的风口!而且,运营博客网的是一个成熟的团队,不比校内网和5q网的学生军。idg在选择的时候,肯定会把宝押在成功率更高的项目上。”

        郭鹏飞一拍桌子,气道:“卧槽!原来他们没安好心!我还以为他们真是看上了咱们的项目,觉得校内网大有可为呢!”

        吴寒清打了个冷颤,摇头道:“这就是资本啊,还真是血淋淋的。算了,这些事情还是你们操心吧,我去把我的安全做好了就行。”

        张一明表示不解,“校内网和5q网,总要展开竞争吧?5q网推出了校园博客,一定程度上就等于入侵了校内网的社交领域,校内网不反击吗?”

        “竞争?”周不器不屑的撇撇嘴,“还是那句话,就凭区区一个5q网,还不配!”

        张一明很无语。

        刚才觉得郭鹏飞的语气就够大了,够狂了。这才发现,都是跟跟周不器学的,太能吹了。

        东北人都这么能吹吗?

        别忘了,5q网的体量是校内网的20倍呢!

        周不器深深的看他一眼,说道:“一明,我是要对你予以重任的,咱们看问题的角度,一定要深,格局一定要大。竞争?互联网不需要竞争,只需要做好自己,等别人犯错就好了。”

        “犯错?”张一明敏锐的抓住了这一点,“你不看好5q网的未来?他们的战略决策有错?”

        “有没有错不重要,我也不关心。我只知道,我们不能成为资本手里的枪!”

        “毕竟是拿到钱了……”

        “不!有些东西,远远比钱更重要。5q网和校内网都要深耕校园,这需要教育系统的支持和许可。在这方面,5q网已经走到了前列,他们的****已经成了教育系统的高速下载的必备工具,给国家教育体系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如果这个时候,我们和5q网作对,这意味着什么?我们可能会得罪整个教育体系!”

        “没那么严重吧?”

        张一明面色微变,终于明白了周不器真正关心的是什么了。

        是战略!

        深耕教育体系,靠着国家教育资源和政策扶持,是校内网当下的战略趋势!

        任何外在条件都不能改变。

        给钱也不行!

        周不器沉声道:“资本的市场,没有情面可言。无论任何时候,我们的命运都要由我们自己决定,而不是由资本在背后推动或者影响。5q网……不值一提,所谓的博客风口也只是昙花一现。我给校内网定制的发展路线,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成长轨迹!”

        “嗯……嗯,说的好。”郭鹏飞赶紧把筷子上的羊肉塞进嘴里,含含糊糊的赞了一声,然后举起酒杯,“周老大说的好,寒清,一明,咱们敬周老大一杯。”

        吴寒清面无表情的举起了酒杯。

        张一明有点崩溃。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周不器在那边狠狠的吹了一通牛,你们就服气了?你俩不是被他洗脑了吧?

        吴寒清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笑了笑,“你刚来,有些事情不太了解,我刚来时候也这样,呵呵。时间长了你就明白了,跟着周老大走,准没错。平安果活动或免费赠书活动,你还没看出来?”

        张一明不知该说些什么,举杯跟三人喝了一杯。

        晕乎乎的。

        也不知道,是因为酒喝的太多,有些晕,还是周不器说了太多的话,被他忽悠晕的。

        总之,这一晚上,他感觉有一张无形的大网卷在了自己身上。

        无法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