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吾爱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理寺女法医在线阅读 - 第568章 金豆豆

第568章 金豆豆

        白越已经蹲了下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真的没有假的没有,挖几铲子不就知道了。

        白越使唤:“梁蒙,徐飞扬,挖。”

        梁蒙只好和徐飞扬抄着家伙上来做苦力。

        自从白越进了简府,他们几人的工作范围好像一下子就扩大了许多。很多以前没干过的活儿,都干过了,比如挖坟啊,挖坟啊,挖坟啊……

        但那有什么办法呢,这年代混口饭吃不容易。

        很快便挖开了一片地方,有半人深了,果然如两个花匠所言,除了土,石头,虫,枯枝烂叶,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不但两个花匠松了一口气,连成朔也松了一口气。

        众人都蹲了下来,拿着小棍儿,在土堆里戳戳捣捣的。

        金库里失窃的一箱黄金都是金元宝,十两一个。若是藏在土里其实是相当明显的,即便上面沾了土,也非常明显,根本不用戳来戳去,只要翻地的时候露出来就能看见。

        白越也在戳,但是只戳出来几个石头,大大小小的,黑乎乎的。

        “哪有什么黄金。”秦九嘟囔了几句,顺手将一把石头混着土往外扔。

        白越也在挖土,她很久没挖过土了,意外地发现这里的土质和外面不一样,微微有些湿的情况下,粘度还挺高的。而且里面混了少量的沙,挖起来也挺轻松,并不费劲。

        捏起来吧,还不喜欢散。

        于是白越即兴表演,丢了工具,卷了袖子,众目睽睽之下,从地上拢了一把土,然后捏捏捏。

        先是一个圆柱体,然后捏出了几个角,然后捏一捏,再捏一捏。

        平地里便多了个六角宝塔,还是三层的。

        然后白越又捏了一个平房,然后指挥简禹:“折点小树枝给我……只要两三片叶子就行。”

        白越在房子前面插了一条绿化带。

        成朔是知道白越这方面的特长的,并不奇怪。他还曾经收过白越捏的糖人呢,当然是办公室人手一个。不过这事情可千万不能让简禹知道。

        但众人都很新奇,特别是邱婉婉他们,白越已经开始捏人了,捏了几个小人放在门口。

        “我的天啊,这手是手吗,看着跟我们都一样,怎么那么巧呢?”邱婉婉不可思议地握着白越的手,翻来覆去的看。

        白越得意地笑,然后想了想:“捡点石子给我。”

        还差一条小路,就齐活了。

        石子土里多的是,众人挑拣圆润的大小适中的,简禹捡了几个起来之后,却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他掂了掂,然后用手指擦了擦其中一个。

        石头从土里挖出来,土又有些湿,裹了一层。

        “怎么了?”众人见他这动作奇怪,纷纷看过来。

        “这石头有些奇怪。”简禹擦了擦,土擦干净了,露出石子本来的颜色。

        是黑色的,这一片土里的石子,大部分是黑色的,但是也有其他的颜色。

        白越拿过一个石子来,凑在阳光下看,疑惑道:“这个颜色……好像是画上去的一样。”

        众人心里都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

        虽然白越堆沙玩得开心,但他们都没忘了,来挖土是为了找金元宝,虽然这显然不是金元宝的样子,但可疑的石头,谁知道会是什么。

        简禹这个时候,显露出了这些日子跟着白川练功的进步来,他两指捏着一块石头,一使劲儿,石头裂开了。

        “哇。”白越特别捧场:“你好厉害。”

        简禹颇为得意。

        本来大家也是想捧场的,但是白越如此积极,大家反倒是不说话了。反正简禹有白越的夸奖就已经足够飘飘然了。

        石头裂开两半,里面却不是黑色,对着阳光,露出的是金灿灿的颜色。

        众人很意外,尹力明和徐中坤更是惊呆了。

        成朔也不由的道:“不是说,丢失的是一箱金元宝吗?”

        白越也拿过一半,众人看着那不规则的小金块面面相觑,谁家的金元宝长这个样子。

        所以皇宫国库也靠点谱不?到底丢的是什么都没搞清楚,就算是不敷衍,能找到就怪了。

        “来人。”简禹立刻道:“把这片土里的石子都筛出来,其他的几个花圃,都派人守着不许接近。”

        梁蒙领命立刻带人去了。

        这丢的一箱不是金元宝,是规则不一的碎块。那其他的呢?皇宫国库里可不止这一箱金子,其他的里面都是元宝吗,还是说,也是这样的碎金子?

        成朔道:“我进宫一趟去看看。”

        他现在非常好奇,到底国库里其他的金元宝,是不是金元宝。

        这里虽然这么多人,但是方便自由出入国库的,也只有宁王了。而且皇帝对他很放心,他这个皇弟,是不会自己跑去国库拿钱的,那是傻的呀,他需要钱,只要找母后就行了。

        承受好奇心爆棚,风风火火的就去了。

        其他人分散在府里各个地方的花圃,将所有的土都筛了一遍,真筛出了不少黑色的石块来。

        谢平生研究了一下,配了一大桶黑黄的药水,将这些石子全部放进去泡了一会儿,再捞出来的时候,恢复了它们金灿灿的本相。

        白越觉得这事情特别好玩,拿了个网兜,挽着袖子从桶里捞金豆子,另一边是秦九,两人捞得不亦乐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捞上来的都归她们所有呢。

        “竟然有这么多金块块,太可爱了。”白越抓一把,从指缝落下,又抓一把。

        “是挺可爱的。”谢平生在一旁,让人用清水再过一遍:“不过这事情奇了啊,元宝怎么变成碎金子呢,而且就算是一箱碎金子吧,又是怎么从国库里被带出来的?”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大家都是一头雾水。

        很快,成朔从宫里回来了,兴致勃勃,没走近就道:“果然,国库里还有三箱这样的碎金子,都是大大小小的小金块,看起来像是凑出来的一样。不过一直压在最底下,这些年都没有动过。”

        成朔看着清洗出来的一堆黄金碎块,抓了一把道:“看起来像是从边边角角捡来的一样。这批金子是东周收缴上来的税款,我问过了,这一批税款当年收缴的过程颇为曲折,而东周的府衙,在第二年就卸任归乡了,想来是有原因的。”

        “东周……东周……”白越突然道:“是不是穆林镇就在东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