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吾爱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封号白胡子,震碎神格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小子,你很拽啊!

第六十五章 小子,你很拽啊!

        天斗城地下黑市的一处赌坊。

        漆黑的密室中,灯光黑暗,烟雾缭绕,但依稀可见几道人影围在一个大圆桌周围,彼此之间在相互交谈这什么。

        大圆桌上的筹码虽多,但却胡乱摆放着,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铜臭味。

        “皇斗学院胜象甲、神风、炽火和雷霆,却败给了天水学院。”

        此时,坐于c位,大胡子拉碴,正抽着香烟的黑瘦中年男子,目光炯炯的盯着面前的一堆筹码,眼中闪烁着凶历。

        “是的,这是大盘的最终结果!”门口人影传来了回应。

        “也就是说,这一次我们还亏了一些魂币?”c位胡子男再次开口,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愤怒。

        作为赌坊之主的他,怎么也未想到,辛苦折腾了好些日子,最终不但没有赚钱,反倒是赔本了,一时间难以接受。

        “是的,准确的说,是亏了三十二枚金魂币和一些铜魂币。”

        门口黑影低着头,再次开口道:“其中有一名沈姓男子,直接准确压中结果,下注了二十多万金魂币,光他那里就要赔两百多万。”

        嘭~~

        c位胡子男怒然拍桌而起,眼眸中尽显怒意:“该死的混蛋,如此下注,想必是敢跟我玩阴的,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这个家伙叫什么名字?“c位胡子男问道。

        “他是沈京兵!“门口黑影回答道。

        “管他什么神经病精神病的,坑了我这么多钱,这次我不但不会给他结算,还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做'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老大,我是说,他的名字叫沈京兵!”

        “啥?他爸妈怎么想的,居然取这么个名字.....”

        ………

        当天晚上,水月便找上了沈京兵和武腾,直接前往了天斗大拍卖行。

        果然,摆在明面上的大势力就是不一样,很快得将六十多万的金魂币划到了沈京兵投注的账户上。

        而后再经过沈京兵的手,又划到了水月头上。

        水月也很大方,有钱就一起赚,只要了六十万金魂币,多出来的金魂币按照三七的比例分给了武腾和沈京兵。

        之所以是三七比例,那是因为沈京兵替水月下的注,自然辛苦费还是要给一点。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全能成.....”

        水月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教两人哼着著名的小曲,朝着黑市赌坊走去。

        一走进,水月三人便发现今日的黑市赌坊有些不对劲,大门口居然有不少穿着统一服装的保安站岗。

        在赌坊大厅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副显眼的漆黑棺椁,四周更是有着不少身穿黑衣的专业人士。

        特别是当沈京兵进门的那一刻,这些黑衣的专业人士竟然唱跳了起来,差一点就来一段rap了。

        三人不明所以,但尽皆感受到背后一股恶汗。

        “水哥,你没发现,这里有些不太对劲吗?”沈京兵吞了吞口中的唾沫,心脏砰砰砰跳个不停。

        此时的武腾都不禁拉着水月的衣角,畏畏缩缩的,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水月耸了耸肩,故作镇静的道:“怕什么,只有我来了,打你们的人都还没生出来?”

        虽然他们深知水月实力不俗,但是毕竟这里的气氛实在有些诡异,而且还有黑衣黑裤黑色皮肤的专业人士,不免引得他们心惊胆战。

        其实水月何尝不是一样呢?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黑人抬棺的架势,分明是要将人送走。

        此刻的内心,上一刻的好日子刚结束,下一刻就切换到了忐忑。

        这让人怎么不忐忑?

        只见三人蓦然回首,身后一群狗。

        这些狗个个张牙舞爪,露出尖锐的牙齿,疯狂的吠着。

        “哥....爹....你是我亲爹,要不我们今天就先走吧。”

        “是啊,我看起来有些小怕怕.....”

        水月侧过头,与身旁的两人对视了一眼,旋即振作道:“不行,今天这个钱,再怎么也得拿到手?”

        他也怕夜长梦多,要是真的卷钱跑路了怎么办?

        “好,那我们赶紧去。”

        说话间,三人便来到了柜台,还未说话,四周便有人为了过来。

        而后,一个大胡子便走了过来,他此时也是穿着一身黑色皮衣,戴着墨镜,左搂右抱各一个身材高挑的女郎,身后跟着七八个黑衣大汉,将四人团团围住。

        略感不妙,水月的瞳孔也骤然收缩了起来,的确应该先撤的。

        只见大胡子男松开两女,看向三人一步一步缓缓走来,那种气势,仿佛是来自死亡之城的使徒,令人望而却步。

        此时水月强压住内心的恐惧,尽量表现出平静,想要看看对方到底要干些什么。

        可出人意料的是,大胡子男直接越过水月,径直走到了沈京兵的面前,引得水月尴尬症都犯了。

        大胡子男眯虚着眼睛,用粗犷的声音说道:“你就是那个神经病?”

        沈京兵愣了一下,旋即回道:“就是我,我就是沈京兵。”

        “你好像很拽啊?”大胡子男继续道。

        沈京兵气势不弱,回道:“谁规定我不能拽的?”

        大胡子男露出渗人的目光,道:“既然你这么拽,那我得跟你好好谈谈了?“

        “谈什么?“

        “谈什么?我想知道的是,你是为什么要下那么多赌注的?“

        听到大胡子男的话,沈京兵的脸色顿时一沉,看向水月的目光之中多了一丝幽怨。

        而一旁的水月侧头,当作没看到,俨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回了,沈京兵道:“有哪条规定我不能下那么多赌注的?”

        “小子,你很拽啊!”大胡子男重复道。

        “有哪条规定我不能拽的?”

        啊~~~

        眼看大胡子男就要发飙了,武腾再也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顿时惊叫了起来。

        原本这一叫是不要紧的,可现场对峙的气氛何其紧张,双方都是惊弓之鸟,武腾咋咋呼呼的行为,无异于是点燃了导火索。

        动手了。

        对方动手了。

        一时间,双方都以为对方发难了。

        “啪“

        武腾本能的身体一颤,而后凭借身体力量,直接将大胡子的嘴角打出鲜血。

        大胡子男顿时怒吼一声:“干他们~~”

        随着大胡子男的话音刚落,他身边的几人立刻冲了过去,朝着沈京兵和水月两人扑去。

        转瞬即逝之间,场面就已经变得非常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