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吾爱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封号白胡子,震碎神格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咱们各论各的

第五十章 咱们各论各的

        “握曰,谁是你儿子。”武腾挣脱,一脸的无语道。

        水月挽起袖子,一副要揍人的架势,对着武腾道:“话先放在这里,今日你这个儿子,当也得当,不当我也将强迫你当。”

        “说吧,是想挨揍,还是认我做父?”

        沈京兵看着两人,一脸笑意。

        而闻言后的武腾,却是满额黑线,整个人都不好了,暗道总不能真认贼作父吧?更别说还是一个比自己小的家伙。

        虽然水月也不是贼,但他就是不愿意认一个比自己小的家伙做父亲,这也太丢人了吧?

        不行,绝对不行!

        “水兄,不如我们改日再约....”

        说着,武腾就准备溜之大吉,可水月又怎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他?

        只见水月瞬身一闪,直接挡在了包间入口处,一脸坏笑。

        “腾兄,认水哥为父,不丢人。”

        沈京兵一脸笑意的看着满脸捉鸡的武腾,继续笑道:“以后咱们各论各的,你管水哥叫爹,管我叫哥。”

        话音一落,沈京兵便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眨巴眨巴眼睛,一时间未反应过来。

        武腾一脸鄙夷的看着沈京兵,站着说话不腰疼是吧?

        将目光移向一脸坏笑的水月,武腾也顿时吞咽了一下口中的唾沫,露出为难的表情。

        最终,武腾妥协了,否则水月那正义的铁拳,就真的落在自己身上了。

        “老....老.....老爹...”

        武腾艰难的将那两个字说出口,而后便像个鸵鸟一般,把脑袋埋到胸脯里面,不去看沈京兵,更不敢看水月。

        沈京兵愣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武腾居然真的叫了。

        水月也极其惊讶,旋即一副精彩之色浮现脸庞,哈哈大笑起来:“武腾兄,真没想到啊,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把我当爹,哈哈哈....“

        武腾听后,更加尴尬,恨不得挖条地缝钻进去算了,自己怎么能叫出那两个字呢?

        简直是自己在找虐呀,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武腾不断的在心里安慰自己,这绝对是一场意外,是一次意外。

        可沈京兵却不干了,嬉笑打趣道:“武腾兄,你叫的可真好听啊,也叫我一声爹来听听?“

        武腾顿时跳起来,将沈京兵按倒在地上。

        不过,两人只是闹着玩罢了,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举动。

        咳咳~~

        一阵捧腹之后,水月也是将心情平复了下来,咳嗽了两声后,开口说道:“好了,该说正事了。”

        武腾和沈京兵同时停止了嬉闹,认真的听起水月讲话。

        “如果我就这么光明正大挑战几大学院,会不会被老师级的人物给揍了啊?”水月一脸严肃的说道。

        沈京兵抚摸着下巴,思考片刻之后,也是回道:“其实不用担心的,都是要脸的,各大学院也不可能真的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来对你出手;需要担心的,是挑战结束后,在背地里使坏的。”

        水月双目流转,若有所思的道:“我yue了,邪兄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此话很有道理啊。”

        “到时候弄响亮一点,让各大知名魂师观赛,再去黑市开个杀猪盘,简直绝了。”武腾也是灵机一动,兴奋的说道。

        闻言,三人同时拍掌大笑起来。

        “我擦勒,你特么的还真机智的一匹,这种办法都想的出来,我特么的佩服你。“水月竖起拇指,由衷的赞叹道。

        “嘿嘿嘿....“

        “嘿嘿嘿....“

        沈京兵和武腾也是咧嘴笑起来。

        “这一刻,我意识到了一个大问题...呸...是发现了一个大商机,给我吃,赶紧吃完,我要去办大事。”

        水月也是催促着两人迅速解决眼前的战斗,紧接着便开始谋划着这一次的赚钱之旅。

        现在已经是斧头在手,只欠女友了。

        不对,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只要到时候大批金钱到手,何愁买不到特殊金属?

        特殊金属一到手,何愁魂导手炮不成功?

        魂导手炮一成功,何愁没有金钱?

        一旦金钱和魂导手炮在手,组建自己的势力,岂不是分分钟的问题?

        “话说邪兄,你的家族不是背靠军机大臣的吗?是不是可以利用你家族的力量来造势?”水月开口问道。

        “水哥,别逗了,你这小打小闹,家族大佬根本就懒得出面。”

        话语刚落,沈京兵便继续开口:“况且,我的家族就要分崩瓦解了。”

        “哇,这么刺激的吗?说来听听。”水月闻言,顿时来了兴趣。

        沈京兵一副老生常谈的样子:“此中事件错综复杂,说来话长。”

        “额,你别说了。”

        水月听到此处,便知道让沈京兵说下来必定跟王大娘的裹脚布一般,又臭又长,所以连忙阻止道:“你们吃好了没?”

        “目前半饱……”武腾摸着小肚子道。

        而沈京兵就扯淡了,直接打了一个嗝后,说道:“额,你们饭量太小了,我才刚打了一个底。”

        “服务员……”

        打了一个响指,水月也是把服务员叫了过来,道:“你们这有什么特色吗?这两傻小子还没吃饱。”

        “我们店的特色是拉面,怎么?来两碗?”服务员笑着开口。

        “那来两碗。”水月道。

        “大份吗?”

        “大份,必须大份。”

        “好的咧,马上就可以拉出来,记得趁热吃。”

        服务员的话语落下,三人总觉得哪里奇奇怪怪的,但一时间又说不上来。

        总觉得吃完大餐,没有个甜点是不行的,水月又是开口:“再给我们来一个螺丝粉味的芥末蛋糕,外加配菜猪油凉拌折耳根。”

        “好的咧,您稍等……”

        说完,服务员也是屁颠屁颠朝着后厨走去。

        “你点的,真有人能吃的下吗?”

        “不知道……”

        “额……”

        …………

        翌日。

        水月独自一人来到了蓝霸学院的校门口,大摇大摆的往学院走去。

        原本还想带着武腾和沈京兵的,但又怕这两小子不着调,坏了自己的好事。

        “小子,你是谁?”一进门,就有一名中年开口说道。

        看着来者,水月也是满脸笑容,素质极高。

        这一次是主动找蓝霸学院合作的,那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

        能不动手就不动手,除非忍不住。

        “嗷,我来找你们学院的张三子和阿四。”水月一脸微笑的开口道。

        “你找他们干嘛?“这个时候,旁边又有一人开口问道。

        水月满脸笑眯眯,但心理却是.....

        “这个,你们看看。”水月突然想了起来,旋即从空间手环中取出了一枚令牌。

        原本以为这枚刻有一条龙形的蓝色令牌一出,两人多多少少会给点面子,谁知道却是令水月大吃一惊。

        “大胆贼子,竟然敢偷柳院长的令牌,不知天高地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