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吾爱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千金成了迟爷的心尖宠在线阅读 - 230 你们现在应该保胎才对

230 你们现在应该保胎才对

        每一年过年的时候宁家都会来一批不太亲近的亲戚,宁敬笙虽然不太喜欢应付这些人,但大过年的他也不好将人往外赶。

        今年人来的要比往年更多,因为知道穆浅回来的消息的缘故,这些人口口声声是过来祝贺的,但也多是带了攀附的心理。

        谁不知道宁敬笙疼爱云穆浅比宁烬更甚,只要能够和穆浅搭上线,        宁家这边还愁什么。

        但宁敬笙没有让这些人打扰她的意思,只应付了一会儿就将人都给遣走了。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舅舅也略有耳闻,你这孩子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做什么?”宁敬笙看着穆浅。

        她还想着刚才赫连殇的事情,被宁烬手肘拐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我是有必须要做的事情才到的北地,以后不会了。”

        引诀院上发生的事情也有人绘声绘色的告诉了宁敬笙。

        他哪怕担心也只能随着这孩子去了。

        迟肆过来接人的时候宁敬笙还在和穆浅聊天,不过看得出来她的心不在焉,迟肆大大方方的被人迎进去。

        “宁先生。”迟肆十分礼貌的打了招呼。

        宁敬笙起身,        看看迟肆再看看穆浅,        这大年初一的,        以往迟肆也没有上门拜年的习惯。

        今天这是吹的什么风,把人给刮来了。

        “我来接她。”迟肆紧跟着说了句。

        宁烬凑到自己父亲身边说了句,“他要带人去见迟老爷子。”

        宁敬笙反应过来,对着宁烬使了个眼色。

        还没反应过来的穆浅就被宁烬给拉着起身走到了一旁的茶室那边去,只留下迟肆和宁敬笙两人。

        “喏,尝尝这是为了你特地从老街的点心铺里买的点心。”宁烬给她拿了个莲花形状的糕点。

        “他们要聊什么?”穆浅探头看了眼。

        宁烬跟着望了眼,差点没得意上天去,没想到迟肆也有今天。

        被长辈质问的日子可不好过,这人从小走到哪儿降谁放进眼睛里过,这次估摸着不会太舒服。

        回过神来才发现对面穆浅已经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你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

        宁烬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给她开始剥坚果。

        迟肆和宁敬笙也并没有聊很长时间,也就过去了十五分钟左右,人已经来到她身边了。

        “聊完了?”她仰头看了眼。

        迟肆伸手捏捏她的脸,“走吧。”

        最后是宁烬送他们出门的,眼看着车子驶离庄园,宁烬转身回了屋内。

        “您就这么放过他了?”宁烬好笑道。

        不过迟肆倒是一点都没有见家长的紧迫感,不过他那个性子,        这辈子能够让他低头也就这么一个穆浅。

        旁人,估计够悬的。

        “浅浅喜欢他。”

        轻飘飘的一句话,打消了宁烬想要看热闹的想法。

        有宁希的婚姻在前面,宁敬笙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穆浅走了宁希老路,所以他也想过一定要好好的给穆浅选择夫婿。

        但其中最重要的一条,便是他一定要爱穆浅如命。

        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穆浅后半生的幸福,但他看得出来,迟肆眼中的那份爱意。

        “您还真是好打发。”宁烬挑眉。

        “不然呢,我反对有用吗,既然真心相爱的,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做什么要去反对,惹人厌烦。”

        迟家也不是普通人家,衣食是有保障的,况且,只要迟肆是真心喜欢穆浅,并且以命相护,这样的情况下,        哪怕他一穷二白,        宁家也养得起。

        “我还以为我这个大舅子的身份起码要好好的用一用。”

        从小到大都被迟肆给欺压,        他以为自己能够扬眉吐气了,        没成想父亲这么好说话。

        他扬眉吐气的日子看样子是等不到了,还得欢天喜地的把妹妹给送出去。

        穆浅跟着迟肆往钟鸣山去的路上,她看着窗外的风景陷入了沉思。

        “你见过赫连殇了。”迟肆看着她问道。

        穆浅挑眉,“你怎么知道的?”

        男人凑过来,高挺的鼻梁在她耳边蹭了蹭,“有生人的味道。”

        “你这嗅觉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穆浅轻笑。

        迟肆将人抱在怀里,“他同你说什么了?”

        “他让我去北州。”

        他们始终还是有并肩作战的感情在的,那时候穆浅也并非全然没有倾注情感。

        再见到他,心里的感概要多过其他的情愫。

        “我们的确要出发往北州去,昨天我和他见了一面。”

        穆浅知道两人约见的事情,不过以为他们要谈的是生意,没想到这其中还掺杂了她的事情。

        “他承诺会在北州开出绿色通道,维安军也会派出一部分去寻找鬼族后人的踪迹。”

        穆浅听了这话挑眉,直接了当开口询问,“条件呢?”

        赫连殇能够和迟肆说出这样的话,肯定是有条件的。

        “没有条件。”迟肆否认。

        穆浅定定的看了他半响,最后摇头,“不会没有条件。”

        赫连殇从来都是无利不起早,他的性格穆浅太过了解,帮迟肆的忙,如果最后真的找到鬼族后人,他不可能什么要求都不提。

        “哪怕我们真的找到鬼族后人,也未必能够让人心甘情愿的断裂灵根帮忙。”穆浅提醒道。

        如果最后别人真的不愿意的帮忙,他们总不可能硬生生拖着人将灵体撕碎。

        所以穆浅是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的。

        “会的,我一定会救你的。”迟肆拥紧怀中人。

        这一次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依旧会做出这个选择。

        “你说过永远都不会在骗我,如果你食言了,我以后都不会理你。”穆浅开口道。

        最了解北州的人莫过于赫连殇,如果赫连殇都找不到,那就是天命。

        “你不能向任何人低头,我认识的迟肆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穆浅捧着他的脸说的认真。

        迟肆明白她的意思,从始至终他们都未曾有过隐瞒。

        “如果找不到也就罢了,反正也不是马上就会死,我们还有一段的时间不是吗?”穆浅紧跟着开口,像是在安慰他,“而且你怎么就知道我这次一定会散灵呢。”

        她转生三次,每一次她都以为自己能回去了,可最终却还是在这里飘荡,每一次的结局都不是她心中所想。

        这一次,未必就一定会死呢。

        “无论结局如何,我都陪着你。”

        穆浅仰头,在他侧脸落下轻吻。

        车子很快驶入了钟鸣山下的院子里,穆浅下车的时候都觉得有些诧异。

        院子内有开垦出来的菜园,如今生长的蔬菜已经被厚厚的白雪覆盖,但隐约能够看得出碧绿的菜心。

        客厅内,正在潜心翻看佛经的老爷子对门外传来的汽车引擎的声音不为所动。

        一旁站着的李叔倒是挺着急的,“老爷子,人到了。”

        这可是小少爷第一次带女孩子来见老爷子,怎么老爷子看上去并不是很着急的样子呢。

        “急什么,人又不会跑了。”迟老爷子说着翻了页佛经。

        李叔笑眯眯的打开门去将人给迎进来。

        一进门穆浅就被房间的陈设给看懵了,迟老爷子这诚心礼佛的人,当真是做到了极致。

        不仅家里供有佛像,一进屋子嗅到的就是檀香的味道。

        “小少爷,这位是?”李叔笑眯眯的打了马虎眼。

        迟肆介绍了一句,“穆浅。”

        李叔明白过来,笑眯眯的同她打招呼,“穆浅小姐好啊。”

        一直到李叔将人迎入客厅之后,老爷子手上的动作都保持未变。

        “老爷子,小少爷和穆浅小姐到了。”李叔提醒了一句。

        老爷子还真的是,全程佛经都没翻一页,明明心里在乎的要死,面上却还是云淡风轻的。

        “迟爷爷您好。”穆浅率先打了招呼。

        听到了她的声音,迟老爷子这才抬头看过来,透过鼻梁上的老花镜,他看到了站在迟肆身边长相精致的小姑娘。

        光看相貌的确是不差,否则也不能把他这个孙子给迷得五迷三道的。

        “坐下吧。”老爷子只是淡淡的说了句。

        穆浅看了眼迟肆,后者拉着她在老爷子对面落座,正好桌上放了新鲜的水果,迟肆就动手开始给她剥橙子。

        全程迟老爷子都只关注自己手上的书,没有看过他们一眼。

        穆浅不由自主的偏了身体,凑到迟肆耳边小声说,“你爷爷是不是不喜欢我?”

        迟肆同她对接了一个眼神,慢条斯理的将剥好的橙子放到了她面前。

        “你现在最爱吃橙子,多吃点。”

        迟肆的一句话让正在低头看书的老爷子和一旁端着果汁过来的李叔都愣了愣。

        紧跟着两人动作整齐的看向了穆浅的肚子,老爷子更是惊讶的眼镜都快掉了。

        “现在爱吃橙子?”老爷子手里的书放到了一旁,定定的盯着迟肆。

        后者没继续说话,不过这橙子倒真的是挺好吃的,酸酸甜甜的,味道正好适中。

        “给她换杯橙汁。”老爷子吩咐道。

        李叔见状急忙应下来,小少爷这速度挺快的啊,这才刚刚带来见老爷子,肚子里就揣上了。

        难怪这么着急了,听说这位穆浅小姐可刚刚才二十岁,比少爷可小了挺多的。

        “你是云翰的孙女。”迟老爷子终于开口问话。

        穆浅点头,她知道云翰和迟老爷子是故交,这也是为什么迟肆能够成为云翰关门弟子的缘故。

        “我已经很多年没去过云家了,你也没见过我,你爷爷的葬礼我也没出席,你没见过我是必然的。”迟老爷子叹息了一句。

        活到他这个年岁,已经不想再参加任何人的葬礼,大家最后都要走向同一条路,就没必要提前难过了。

        所以自从将迟氏交给迟肆之后,他老人家就在这钟鸣山定居了,无论是喜事丧事他都没有出席过。

        如今算来已经好些年了。

        “云家家风严谨,对孩子的管教素来严厉,我相信你爷爷能教出好孩子,况且能让这小子牵肠挂肚,你当然也不差。”

        迟老爷子开口道,他第一眼见到这小丫头的时候,她眼睛是干干净净的。

        商场沉浮这么多年,他老人家见惯了算计,能一眼就看出来人是否心怀不轨。

        他们这样的人,练就了一双能够看清人的眼睛。

        这小丫头还真的挺招人喜欢的,看着聪明却不算计,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合适。

        迟肆的性子太冷,能让他记挂的人也就这小丫头了。

        “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迟老爷子紧跟着问了句。

        “等我们从北边回来之后。”迟肆回答道。

        老爷子紧跟着看向穆浅,她乖巧的点了点头,倒是没有任何抗拒的意思。

        “都这样了,还去北边做什么?”老爷子音量一下子提高。

        穆浅被吓了一跳,手里还捏着的坚果都掉在桌上。

        “爷爷,您吓到她了。”

        迟肆伸手拍了拍她的背,再将果汁递过去。

        迟老爷子瞪了他一眼,看向穆浅的眼神却是柔和的,“你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要保胎,平白无故的跑到北边去做什么。”

        正在喝果汁的穆浅差点没一口喷出来,她捂着嘴咳了几声。

        “小心一点。”迟肆轻拍她的背给她顺气。

        穆浅顺气之后反应过来,老爷子这是误会了。

        “我没怀孕。”她解释道。

        老爷子看着她,再看看自己孙子,“没怀孕?”

        迟肆点头的一瞬间,老爷子手边的佛经就飞了过来,迟肆抬手接住。

        “您一会儿再闪了腰。”迟肆哼了声。

        “你这死孩子。”

        搞了半天是骗他的。

        李叔见状笑出声来,要不是小少爷想了这么个办法,还真的不知道老爷子会端到什么时候呢。

        开了这么个好头也不错。

        “爷爷,是您误会了。”穆浅十分认真的说。

        迟老爷子狠狠的瞪了眼自己的孙子,但还是缓和了自己的情绪,心平气和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

        “我抽空去趟云家,先把你们的事情给定下来。”

        迟肆挑眉,“我没逼您去啊。”

        这臭小子,还真是会祸水东引,这么一出还真的把他端着的架子都给打散了。

        老爷子说着再从盘子里捡了个橙子丢过去,“给她剥橙子。”

        迟肆接过来,十分听话的开始扒皮。

        (本章完)

        wap.

        /91/91048/313154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