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吾爱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豪婿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二十七章 大结局

第九百二十七章 大结局

        整个会议室都骚动了起来g。

        “真的假的?”张真低声询问道。

        千木道的弟子激动的说道:“千真万确!就在殿前,萧京师兄释放了威压,长老们动都动不了,真的不能再真了!”

        张真也激动起来:“没想到,萧京师兄真的成为金丹了!”

        会议室内其他人都目光复杂的看向张真。

        有人按耐不住拍案而起:“张掌门!我想问问……”

        结果他话都没说完,就别人直接打断。

        “张掌门,我觉得你说很有道理,这个份额确实不公平。”

        “嗯,我也觉得有商榷的地方。”

        “对对对,我也觉得不妥……”

        “那个份额吧,我也觉得对千木道很不公平,这很不合理,千木道在最近这段时间付出的是相当多,尤其是萧京这位道友,还承担着联络员的身份……”

        “嗯,对。”

        ……

        张真看着这一幕,真的感觉百感交集。

        真是费多少口舌都好,都抵不过家里出了一个大佬。

        修真世界,果真是只看修为啊。

        接下来,自然便是你侬我侬的商讨了。

        不过在此划定份额并不是简单的事情,显然不是一次会议就能搞定的,这是需要多次会议才能解决的事情。

        张真也指望一次会议解决这个问题。

        而在会议结束时,众人却始终没有离去。

        “那个张掌门,真的有一事我非常在意,想询问一番,贵门派的萧京……是不是真的成为金丹?”

        这话一出,其他人都纷纷看向了张真。

        实际上,他们都对自己的情报很有信心。

        也知道这种事情上,基本是不可能假的了,而且消息就是打千木道传出来的。

        但是现在张真作为千木道掌门在自己的面前,自然也想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所以所有人都盯着张真,等着张真的回答。

        张真心情非常愉悦。

        在这个消息前,他有多憋屈,那么现在他就有多愉悦。

        他在这一刻是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众生相,也体会到什么叫做实力才是硬道理,也顿时深刻理解了当初师父创办千木道,绝对不是和眼前这些人好好商量的,而是把肌肉亮出来,硬生生给打出来的。

        理解了这一些,张真嘴角一扯,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

        然后扬长而去。

        他甚至都不需要回答,因为在那个消息传出来后,他已经具备这种底气了。

        ……

        离开修真者联盟总部后,张真就迫不及待的和着手底下千木道的弟子赶回千木道。

        “情况怎么样?师兄此时在哪?”张真按耐着激动的心情问道。

        张真简直迫不及待的想去见萧京了,上回他跟萧京联系,只听得萧京跟他说,已经是什么伪金丹,他还不相信,觉得萧京吹牛,结果没想到这趟萧京忽然的回来修真界,就把那个“伪”字给摘了,成为了货真价实的金丹了,这怎么可能不让他激动。但是激动之余,张真也有一些怀疑,他甚至觉得可能萧京也并不是真正的金丹,可能还是那个伪金丹,只是萧京故意隐瞒,用了些什么手段唬住了众人。

        这若是前者倒也罢了,这要是后者,那神经就有些大条了。

        所以张真迫不及待的想赶紧找到萧京,弄明白情况,看看萧京到底是真的突破成金丹了,还是说故意假装金丹唬人。

        这其中的区别可大的很。

        “不知道,长老说萧京师兄在千木道出现一阵后,看你没在,便说出去处理事情,然后就原地消失了。依长老判断,这是上古神通,瞬移术。”

        “上古神通……”这怎么上古神通都出来了?张真忽然觉得师兄可能真的到金丹了,因为整个修真界似乎都没有人会这个神通,但是这个神通似乎人人都知道,毕竟各家古典里都记载有。

        “这莫非也是那位金丹强者教的?”张真忽然有点后悔,近水楼台先得月啊,他和萧京师兄如此熟悉,却没有想过借此去接触那位强者,现在弄得师兄都已经金丹了,自己却还是筑基……

        而且还是比较水的筑基,要靠师门神器撑着的筑基。

        “算了,先赶紧回去,我得当面听听这些长老说。”张真说道。

        像这种传话,他已经无从判断了,他还得亲自听长老们的述说,才可以判断。

        “不过师兄到底有什么事情要办呢?”

        张真皱起了眉头。

        ……

        而此时,萧京以及陈芳芳已经到达了一条山脉前。

        琅琅并没有带过来,而是直接送她回去世俗界,毕竟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危险,带着她风险未免太大,而且她跟过来也没有什么用处,她对探险又并没有什么兴趣,还不如先让她回去给小雪报个平安。

        “这条山脉就是羊皮地图上那条?”萧京看着这座山前的小路,小路杂草丛生,只有一道轧痕看出这曾经是一条进山的路。

        这座山和其他的山并无区别,山顶也并不高,起码比起其他山来不显得高。

        “对。”陈芳芳点头。“别看这座山不高,但是依着地图上看,过了这座山头,还有四个山头,之后的山头会一座比一座高。”

        “多高都无所谓。”萧京自信的说道。

        如今已经有了瞬移术,对他来说,跟当初龙雪道人一般带着人飞都可以,尽管可能费劲一些,但这都不是什么问题,毕竟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也能清晰感觉到自己对于自身力量的熟练度在增长。

        “意思就是得先过这个山头对吧?”

        萧京并没有来过,所以他无法一下子就瞬移到羊皮地图上的终点,还是得和之前找陈芳芳一样,一段一段的瞬移。

        说着话,萧京瞄了眼山顶,随后伸手一搭陈芳芳,便带着陈芳芳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秒,他便和陈芳芳出现在了一个山顶之上,周遭都是碎石荒地。

        陈芳芳直接难受的弯腰吐了起来。

        “下回……下回可不可以提前说一声,难受……太晕了。”陈芳芳无奈的说道。

        “习惯就好啦。”萧京说道。

        “怎么可能习惯……这种神通,不管经历过多少次,都不可能习惯的好吧?话说,你真的是金丹了?”

        “你怎么每次都问……有那么难以置信吗?都带你瞬移了多少回了?”

        “不是,我这不是很震惊嘛……”

        看着陈芳芳这幅难受的模样,萧京就想起自己初次被龙雪道人带着瞬移的场面,想着陈芳芳现在的样子,和之前的自己简直一模一样。

        所以萧京心情更加愉快了。

        “路是这边对吧?”萧京拿着羊皮地图在山顶上寻了一下方位。

        “大概……等会等会,先确定再说。”陈芳芳看到萧京又要伸手过来,连忙摆手慌张说道。

        “哈哈哈,放心吧,就算走错路,大不了瞬移回来。”

        “别……还是稳点好。”

        萧京见状,也不吓唬陈芳芳了,笑着将羊皮地图递给了他。

        陈芳芳这才借机看着地图,然后喘气休息。

        不过这种歇息也只是短暂偷鸡,陈芳芳也不好赖着脸皮一直休息,所以没多大一会儿,陈芳芳便指了一个方向。

        二人再次瞬移。

        就这样,不断的瞬移,辨别方向,瞬移前进,终于,不到半天的功夫,二人终于来到了一处山崖前。

        这座山崖前野草遍布,各种蔓藤更是沿着各种刁难的路径爬上山崖,一看就十分荒芜。

        “终点就是这里了吗?”萧京询问道。

        陈芳芳看了半天地图点头说道:“是这里了……应该是不会有错的了。”

        “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萧京说道。

        “别着急,即便是有什么宝物,也不可能露天堆在这里吧?估计有什么山洞之类。”陈芳芳说道。

        萧京耸了耸肩:“反正我是什么都感受不到,这里虽然也有轻微的灵力波动,但是和别的地方一样,并无奇怪的地方。”

        “找找吧,地图既然指向这里,那肯定是有原因的。”

        萧京点点头:“那便分头找找,我感觉,山洞可能是有,但是里边有没有东西就不一定了,也说不准被人捷足先登了,这破地图也未必只有这么一份,而且即便是没有地图,这种地方,也未必不能让人找到。”

        “这倒是。”陈芳芳这点很赞同。“地图上只标记此地,却没有任何下文了,也不说是否有宝藏,甚至是否有山洞也没有说,里边有无机关也没有说,实在粗制的很,只是这样……不是显得更奇怪?”

        萧京想了想,也点起头来:“确实,用来装羊皮地图的盒子如此精致,上边的锁更是筑基都无法打开,若不是我有金丹,恐怕这盒子还能安稳不少年。”

        “是的,奇怪的地方就在于此,你说,这羊皮地图看上去完全不值得如此郑重收藏,甚至说,盒子都比这羊皮地图要珍贵的多,可它偏偏就是这样装进如此珍贵的盒子中流传……这到底为什么?”

        “先不说这些,先找吧,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好。”

        二人言罢,便分头开始了寻找。

        萧京速度很快,他直接凌空飞行。

        看的陈芳芳十分羡慕:“果然不愧是金丹,都能飞了……”

        说完,陈芳芳开始深一脚浅一脚的超另一边走去。

        野草太深,地面的情况十分复杂,好几次陈芳芳都踩空要摔倒,好在及时稳住了身子,才避免了摔倒,这也让陈芳芳更小心前进。

        不到一会儿,萧京已经绕着山崖飞了一圈。

        而陈芳芳才走了百来米。

        “不用走了……前方并没有任何山洞。”萧京从空中落下,对陈芳芳说道。

        陈芳芳皱起眉头来:“不可能啊,那这地图指引我们过来是为了什么?”

        “会不是古人给我们开的玩笑?”萧京猜测说道。

        “怎么可能……”陈芳芳摇头。

        “我原本以为可以借着这张羊皮地图找到师父,没想到……竟然是现在这种境地。”

        陈芳芳皱着眉头说道:“可能是我们遗漏了什么……咱们得好好复盘。”

        萧京苦笑:“哪有什么好复盘……”

        “那会不会是你没有找自己?”

        “很仔细了,我甚至连这崖顶也找过了。”萧京说道。

        顿了顿,萧京忽然看着山崖若有所思。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

        萧京忽然说道。

        “什么办法?”陈芳芳连忙问道。

        “我们不就是想知道这山崖之中到底有无宝藏吗?那么有无宝藏,看它有无山洞便知道了,那如何看它有无山洞……你觉得它有多厚?”萧京说道。

        陈芳芳愣了下:“你想打穿这座山?疯了吗?!”

        萧京轻笑一声:“别忘了我如今的境界。”

        陈芳芳沉默了。

        好一会儿,陈芳芳才小心询问:“你确定你能打的穿?”

        萧京说道:“还没试过,谁知道呢。”

        陈芳芳看着萧京说道:“其实你很想试试对吧?”

        萧京说道:“哪有的事情,你以为不累吗?只是现在没办法了,死马当活马医呗。”

        说是这样说,萧京还真是蠢蠢欲动。

        因为他修出金丹后,还真没试过自己的实力。

        之前修成伪金丹,还有一条蛟蛇陪他练练,可现在可没有任何人陪他练,那么找理由轰一轰这山崖也不错。

        陈芳芳没有什么反对意见,在萧京让他朝边上避让一下时,陈芳芳也是毫不犹豫避让了数十米。

        萧京看了眼陈芳芳,陈芳芳伸出手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萧京深吸口气,重新将目光放到了眼前的山崖上。

        他忽然轻踏地面,身体直接御空。

        《斗星决》念随运转,一股淡青色的灵力便缠绕在了右手之上。

        陈芳芳只感觉面前一股庞大的灵力涌出,他十分震惊,这就是金丹之力吗?如此庞大的灵力,便是一百个他都做不到。

        萧京右手为拳,朝着山崖缓缓出拳。

        速度不快。

        但是威压极大!

        陈芳芳都不由自主的后退数步,目光惊恐的看着这幕。

        这庞大的威压让陈芳芳都不得不使用灵力抵抗。

        但饶是如此,陈芳芳都有一股想要倒地的冲动。

        轰隆隆——

        轰隆隆——

        拳头带出的淡青色灵力触及到了山崖,一时间,整个山崖颤动起来,带动着地面也颤动,犹如地震一般的动静之后,山崖便露出了一个近十米的大口子。

        这大口子是呈贯穿型,由这边可以望过那边,中间起码有数百米厚,原先的石壁犹如凭空消失了一般。

        “我且去看看。”萧京面色异常的红润,手臂也通红,滋滋的往外冒烟,显然方才那一击,消耗不轻,但是他却非常亢奋。

        陈芳芳惊愕的看着萧京朝着那缺口飞去。

        “如此威力……金丹恐怖如斯……”陈芳芳喃喃自语。“这便是恐怖的金丹境界吗!太恐怖了……太恐怖了……”

        陈芳芳正在惊愕当中,萧京却已经逛了一圈那缺口后折返回来,直接落在了陈芳芳面前。

        萧京脸色严肃说道:“里边确实有洞!”

        “啊?”陈芳芳回过神来,也顿时亢奋起来。“这么说,里边真有宝贝?”

        “不好说!”萧京正要说话,结果就在这时候,二人忽然闻到了一股冲天的药味。

        二人面面相觑。

        “你闻到了吗?”

        “闻到了。”

        “好浓的药味!”

        “那缺口发出来的!”

        萧京当机立断说道:“走,进去看看!”

        萧京手一搭陈芳芳,二人便当即原地消失。

        因为萧京方才在缺口之上晃悠过,目睹了缺口之下,所以在下一秒,二人便出现在了缺口之内。

        这是一个山洞当中。

        一进来,便感觉到了一股浓郁的药香味。

        洞中因为缺口,所以并不黑暗,但是前方阳光射不进的地方,仍旧漆黑一片。

        但这种漆黑,对于萧京来说,跟白天差不多。

        “你可见度如何?”

        “尚可……”陈芳芳虽然比不上萧京,但好歹也有着一身修为,倒也还能看清点东西。

        “那走吧,药香在那边更浓……我直觉,这里的宝藏没准和这药香有关。”

        二人直奔前方而行。

        这山洞曲折十八弯。

        饶是萧京打出了个大缺口,但照射进来的阳光却不能兼顾全程,尤其是随着深入,萧京发现这是条往地下的洞,也就是,随着继续往下,便越来越黑。

        不一会儿,二人便发现了一堵石门。

        “有石门。”

        “这石门不算大……但年代应该比较久远。”

        二人围观了一下石门。

        石门确实不高,才三米左右,比萧京见过的山洞石门都要小很多。

        “药香味在里边传出来的。”

        “到底是什么药,竟然传香千里。”

        “石门好像没锁。”萧京用力推了一下,竟然发现能将石门推动。

        “你先往后稍稍。”

        萧京对陈芳芳说道。

        陈芳芳赶紧避开一边。

        萧京随即用力。

        不一会儿,便将石门推出了可供一人进出的口子。

        这一推开不得了,一股难以言喻的药味更是扑面而来。

        “咳咳咳……这药味太浓了吧。”

        “要不先让药味散散?”

        “这药味无毒无害,走吧,问题不大。”

        二人没有纠结太久,便由萧京领头,陈芳芳紧随其后,一前一后的步入石门内。

        一进入石门内。

        以萧京的目力,都觉得朦胧一片。

        “这是仙境吗?怎么如此大的雾……”

        “这应该是药雾……”萧京说道。“你呼吸没问题吧?”

        “没事……只是看的不太清而已。”

        “那行,走吧。”

        二人继续前行。

        不一会儿,二人便遇到了一张石桌。

        一张非常大的石桌,一眼望去,甚至望不到头,而在这张望不到头的石桌上竟全都是瓶瓶罐罐,这些瓶瓶罐罐都非常小,像丹瓶,数量也是非常非常多,铺满了整个石桌,这些瓶罐有些立直的摆放着,但是木塞已经没有,有些木塞完好,也有一些歪歪扭扭的倒在桌上。

        “这……这是什么?”陈芳芳惊愕道。

        “全都是丹药……这些全都是丹药。”萧京说道。

        他拿起几个瓶子来,发现都已经空空如也,但是瓶中有一块块黑色的污渍,萧京便有了猜想,这应该都不是被人取出服用,而是因为保存不当,化掉蒸发。

        “这股药雾,应当就是这石桌上的丹药造成的。”说着,萧京将自己的猜想说了出来。“这些瓶罐里,丹药几乎都已经化完了,有些甚至缩成了豆粒大小,这无一不在说明着这批丹药因为某些原因,保存不当了,所以造成了丹药流失……最后又因为关着石门,整个化掉的药力无法挥发散去,渐渐就形成了这个雾。”

        陈芳芳震惊了:“你是说……这股药雾是这些丹药泄露造成的?”

        “对……”

        “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这么多丹药……全都用不了吗?”

        “大概率用不了了吧,这都是成批次的坏掉了,不过也说不好,我注意到其中也有些口子完好的瓶子,可以仔细找找,这里丹药确实很多,而且种类繁多……”

        陈芳芳想了想,说道:“会不会是,这羊皮地图上的宝藏就是这些丹药?”

        萧京点头认同:“很有可能,毕竟这批丹药,倘若没有坏掉,绝对也是一笔非常恐怖的宝藏。”

        “太浪费了……太浪费了……我得看看,有没有完好的。”

        说着,陈芳芳便跑上了石桌,开始寻找。

        萧京摇摇头,他对此并不看好,主要是形成如此大的药雾,那说明这里边的损耗量绝对是极大的,而且这种规模的保存不当,想要找到一些完好的丹药,肯定是很难的。萧京随手拿过一瓶封口完好的丹药,将封口拔掉,倒出里边的药,果然看到三粒已经严重缩水的丹药,这已经不能用了。

        萧京将丹药丢到地上。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陈芳芳忽然惊呼起来。

        “萧京,快过来!”

        萧京一愣:“什么事?”

        “快过来,你快过来!”陈芳芳语气严肃。

        萧京赶紧过去。

        结果一过去,顺着陈芳芳严肃的目光看过去,才注意到地上躺着两具尸体!

        而其中一具,萧京非常熟悉!

        正是他失踪的师父!

        “师父?!”萧京瞪大了眼睛,目光中充斥着难以置信。

        萧京快步来到了这具尸体前,两具尸体是挨在一起的,单纯从表面看,两具尸体甚至都十分“鲜活”,没有一丝腐败,甚至可以说栩栩如生。

        “是这药雾……药雾让他们身体没有腐败。”陈芳芳发现了端倪说道。

        萧京看着师父仍旧穿着一身失踪前的道袍,眼睛一下子就发红了:“师父自从失踪后,我一直以为他去了哪里,没想到竟然死在此处。”

        “没有明显的外伤……尸体上有一股药香……”陈芳芳看向了萧京。

        萧京红着眼说道:“是服用丹药后,走火入魔?”

        “也可能突破失败,你师父筑基巅峰很久了,他来到此地,肯定也是为了寻找能够帮助他突破的丹药。”

        萧京点点头,他有些认同这个猜测。

        “看看有无其他遗物。”

        萧京翻找了一下师父身上的东西。

        “有一张纸条。”

        “打开看看。”

        萧京将纸条打开,却发现模糊一片,上边的字迹早已经花掉,无法辨认。

        陈芳芳看到这幕,目光看向另一具尸体:“这是谁你认得吗?”

        “不认识……”

        “应该是和师父结伴而来的……”

        “找找看,有没有东西。”

        萧京伸手翻找,结果果然翻找出了一张羊皮。

        “也是羊皮地图!”

        “什么?”

        陈芳芳赶紧凑过去。

        萧京将盒子中的羊皮掏了出来,两相对比,发现一模一样!

        “原来如此!”陈芳芳看着萧京说道。“看来你师父,是找到了他,然后他身上有来此地的地图,二人便一起找来了这里。”

        “那他的死因……”

        “也是和你师父一样,他身上也有浓重的药味。”

        萧京有些恍惚:“没想到竟然在此地找到师父的尸骸……”

        “事事难料。”陈芳芳也感叹说道。

        “那接下来怎么办?你还寻能用的丹药吗?”萧京看向陈芳芳。

        陈芳芳情绪也十分低落,在看到两具尸体在这里,看着都是服用丹药突破失败的,他一下子火热的心便犹如被冷水浇灭。

        “不了……你师父他们筑基巅峰都失败……我境界还低,更不奢望了,你呢?”

        “这里可能真的有还能用的丹药……但机会渺茫,可以通知宗门来成规模的筛选,如今当务之急,我自然是想将师父的尸体搬回宗门好生安葬。”

        “好。”

        随后,萧京便将尸体带回了千木道。

        师父的尸体,在千木道直接引起了轩然大波。

        “师父死了?!”

        张真同样难以置信,在得知萧京领着两具尸体出现在宗门时,张真就意识到不对劲了,待过来亲眼目睹其中一具是师父的尸体时,终于忍不住泪如雨下。

        千木道前掌门死亡的消息,很快不胫而走,而伴随着这个消息的,还有一个更为劲爆的消息,那便是千木道发现了一个丹药窟,推测很可能是上古遗留专门用来盛放丹药的地方。

        所有人都惊愕了。

        “千木道怎么发生这么多事!”

        “萧京成就金丹!现在成了无数人关注的焦点,结果许多人都才刚刚出动想要去找他,结果又传出来他师父的死讯以及一个盛满丹药的地方……”

        “是啊,太奇妙了。”

        “话说你们都收到了帖子么?”

        “千木道的葬礼?”

        “嗯。”

        “都收到了。”

        ……

        三天后,一场盛大的葬礼在千木道举办。

        参加的人数,可谓是修真界中历史第一。

        多到千木道的房间都不够用,被迫临时搭建让客人居住的住所,甚至许多弟子都被迫搬出去腾出居住的位置。

        这么多人来参加葬礼,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便是他们都想见见萧京。

        他们都知道萧京是金丹期的联络人,只是没想到这联络就联络吧,怎么自己还成为了金丹,无数人都十分好奇,也无数人都想请教萧京。

        是的,请教。

        达者为先。

        萧京既然成为了金丹期,并且是修真界中第一个出现的金丹期,那么他就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达”者,许多闭死关的长老都出来只为和萧京见一面,望萧京指点。

        只是,让所有人都失望的是,萧京此时不在千木道。

        实际上,萧京也很想出席师父的葬礼。

        但是来的人实在太多。

        为了安全考虑,千木道的高层便让萧京不要出面了,于是萧京只能提前为师父守灵行跪拜之礼,之后才为了避开众人,回到世俗界。

        ……

        ……

        “你回去吧,我好了。”

        穿着轻薄睡衣的黄丘丘冷淡的说道。

        正在盛粥的萧京愣了下,旋即哭笑不得:“怎么就忽然赶人了呢?”

        “你再不走,我怕曦芷就会上门要人了,你待了一晚上我已经够了,这一个月都可以不用来了,我和曦芷说过的,一个月我只要一天就行了,不能食言。”

        萧京满脸黑线:“你当我什么人啊……”

        黄丘丘翻了个白眼:“你就是个工具人!哼,走吧走吧。”

        萧京终究没能吃下这碗粥,被黄丘丘推着离开了她的家。

        真是床上床下两幅面孔啊。

        穿衣无情!

        女人,呵。

        萧京抱着一丝怨气准备上车回家,结果就在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老公?”

        “曦芷,怎么了?”

        “老公……我有个事情想和你说,你现在还在丘丘家吗?”

        “我被她赶出来了……”

        “这样啊,我还想着你俩在一块我就一起告诉了。”

        “什么事情啊?”萧京问道。

        “我怀孕了。”

        “哈?真的假的?”萧京精神顿时一震。

        “真的……我现在就在医院。”

        “那太好了!哪家医院,我马上到……”

        挂断电话,萧京十分兴奋的驱车前往了医院。

        耕耘这么久,终于有了结果。

        没想到,自己也终于了孩子。

        萧京都想好了,不管这个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他都要好好呵护!绝对一视同仁。

        (全书完)

        。。